新月祈愿的原理-纪念灵魂占星家Jan Spiller

大约三周前,从NCGR占星研究协会的会员电子信里读到灵魂占星家Jan Spiller因癌症过世的消息,着实令人感到非常的震惊与遗憾。

她的着作-「灵魂占星」,可说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贡献,她以灵魂转生的角度、完整而细腻地重新诠释两千年来令古典占星家们不知如何以对的南北交点,赋予我们解开宿命枷锁的一把心灵钥匙,假如Liz Green的「土星-从新观点看老恶魔」是心理占星学的旷世巨作、如果Jeff Green的「冥王星-灵魂的演化之旅」是演化占星学的扬帆启航,那么Jan Spiller的「灵魂占星」就是带领我们转化业力为助力的一大突破。

她的另一个贡献是与我们分享了她最美好的发现-「新月祈愿法」,这个简单却有效的法门不只带领她的读者、也影响许多占星师们能够更善于运用新月时刻,专注于自己内在意识的功课、并且发展出自我实现的力量,从欧美网站上目不暇给的新月专栏、新月报告,就可以窥探出无一不是从这样的观点出发,尽管、他们不称它做「新月祈愿」,但那些都是新月的内在功课。

然而遗憾的是,七年来、「新月祈愿法」在台湾时而受到莫名的毁谤与攻击,有的出自于完全不了解这个方法的原理、有的出自于私人恩怨的报复,有的断章取义、以讹传讹…。但沉默终究不是办法,所以大约在2014年,我曾经举办三场的线上免费讲座,提到「新月祈愿法」的基本原理与应用,一般读者或许还是不太能够理解,但庆幸的是、有几位占星师友都明白了,也都开始共襄盛举,也许人数不多,但都是重要的种子。

现在,Jan Spiller虽然回归灵魂世界,但我想藉由这个版面来畅快聊聊Jan Spiller的新月祈愿法、我个人发起的经过、我个人依据「新月祈愿」所开发的「新月宝藏」,并说明多年来所领悟到「新月祈愿」的占星原理,以作为对Jan Spiller的感谢与纪念,同时,也以此篇作为我「新月宝藏」即将于年底停刊的预告。

 

发起的经过-为什么我厚脸皮宣称自己是台湾发起人呢?

Jan Spiller所发现并开发的「新月祈愿法」

我个人加入择时概念而开发的「新月宝藏」

关于「新月祈愿法」的占星原理

关于「新月祈愿法」的占星原理,Jan Spiller也许自己没发现,也或许她曾经怀疑却迟迟没说出口,但就像Dorotheus、Ptolemy、Vattius Valens、Firmicus Maternus…等无数的古代占星家,他们当时未必肯定地球是圆的,但是,他们诸多的研究与着作足以让后世学生站在他们的肩膀上看到更遥远的地方…感恩的心不能忘,但进化是后世的责任,现在让我们来聊聊为什么我会主张「新月祈愿」是有效的以及它背后的原理。

从重力思考月亮周期的变化与潮汐

从农耕思考月亮周期与大地的吐纳气

从择时占星学思考新月的时间点

「新月祈愿法」在占星学界里最经常受到质疑的是日月合相的焦伤问题。

十三世纪义大利占星家Guido Bonatti在其着作”Book of Astronomy”第七部”On Election”里[注3],针对第七宫事项的择时、特别提到了焦伤(Combust),他表示日月合相后6度内为焦伤,且根据al-Rijal,那是恐惧的,如果有人在那时候征战,特别是在头一小时,则会因恐惧而挫败、失去他的生命与灵魂…。

我自己是研习古典占星出身,相关古典文献在2010年陆续出版后就已购入研习过,因此甚知古典占星家的描述总是相当武断而令人恐惧,那是他们的时代背景、我们无可置喙,但是、存在于现代的我们,是否有可能进一步去理解或验证他们如此诠释的原因呢?

倘若新月的时间点真的那么可怕,那么观察新月新生儿死亡率也是可行的,因为一个活着征战的人都会死亡的话,更何况是一个正要出生的婴儿呢?所以,我当时迅速粗略地观察了Astro.com的新生儿死亡案例,然后当此刻、撰写这篇文章时,又再迅速粗略地观察了一遍,其结论依然相同。

Astro.Com的新生儿死亡星盘 (实际共391笔),该页面181笔除以八个月相,预期每一月相平均应有22笔,我特地将容许度尽量放宽、以整宫相位来判断,但结果如何呢?出生于日月合相(新月)后30度内的案例12笔,出生于日月对分相的8笔、出生于上弦日月四分相的16笔、出生于下弦日月四分相的13笔,这些只是粗略的概估,但关键是,在181笔新生儿死亡的案例中、出生于日月精准合相的仅有2笔。

就像我在NCGR导读读书会时经常提醒的,Astro.Com的数据虽然珍贵,但未依人口比例抽取的质量,其调查结果的代表性也是可议的,因此,研究议题的设定就变得很关键了,然而重点是,倘若新月这个时间点真的那么不吉, 181笔新生儿死亡的案例里,怎会出现低于2%的结果呢?这样的结果显示新月的时间点并不如Guido Bonatti或al-Rijal所说的那么恐怖啊。

无独有偶的是,Dr. Lee Lehman在她2015年甫出版的”The Magic of Electional Astrology[注4]”里也提到了焦伤(Combust)以及焦伤时辰(Combust Hour),她非常具有实验家精神、是我崇敬的占星家之一。她检验11件飞机失事与灾难事件,结果如下图,只有一件是符合日月合相6度内焦伤条件的,而且这件还是发生于残月、并非新月,又这11件中没有任何一件是发生于焦伤时辰(Combust Hour)。

LeeLehman-Electional

再续论、在古典占星学的领域里,「焦伤」确实是相当受到重视,我自己多年前也曾在文章里提到过它相关的定义-

  • 核心(Cazimi)- 行星与太阳0度-17分内合相
  • 焦伤(Combust)-行星与太阳17分-8度30分内合相
  • 在太阳的光束下(Under the Sun’s Beams)-行星与太阳8度30分-17度内合相

十七世纪英国占星家William Lilly认为这三种状况中,只有「核心」最为吉祥、并给予5分的偶然尊贵,咦?这不是妙了吗?怎么他的看法会与Guido Bonatti、al-Rijal…不同呢?又台湾古典占星家-秦瑞生,在其着作「占星学(上)」[注5]也写到「由于焦伤的行星失去力量,固可善用其特征、应用在不同的占星学领域,因焦伤,不见行星之光,在择日占星学上,可用于强调祕密的事件上」。

由此,我们再回到al-Rijal所描述的出征背景,一起来想想-al-Rijal之所以认为「新月」是恐惧的,那会不会是因为新月夜晚无光所产生的心理恐惧呢?如果是那样的状况,那与坐在家里秘密地磨刀练剑或内修许愿又会有什么冲突呢?而所谓新月焦伤的指责,究竟是真有所本?还是只是部分占星学生不求甚解、自己内心里所产生杯弓蛇影的恐惧呢?

从行星轨道与太阳风思考「行星焦伤」

从月球的电磁逆流思考「新月祈愿」的时间点

从希腊占星学思考幸运点与新月的价值

现在、让我们再回到占星学的领域来思考幸运点与新月的价值。

在每次的新月盘中有个特征,那就是幸运点「永远」都与上升点合相、而在满月星盘里,幸运点「永远」都是与下降点合相,但这又有什么样的意义与价值呢?

幸运点与精神点的计算逻辑都是基于太阳、月亮与上升点的黄道度数关系,其哲思背景与诺斯替教义(Gnosticism)、赫密斯教义(Hermeticism)有甚深的渊源。

诺斯替教义认为每个星体都有一个属灵的统治者,而太阳与月亮是两大光体,一个代表父亲、一个代表母亲,日月关系也显示出光明与黑暗、物质与灵魂的转换,由此衍生的赫密斯神祕学及希腊化时期占星学,则是将依据日夜间区分所计算而得的幸运点来代表身体与物质,精神点则代表心智与灵魂,因此,太阳、月亮、上升点、幸运点以及出生前的新月或满月,这五个要素被视为构成一个人的命格有关,特别是幸运点,更是与一个人今生的健康财富息息相关。

关于幸运点的应用,西元二世纪占星家Vettius Valens所留下的着作可说是描述得相当详尽,比起其它三世纪以后的占星家着作,Valens的着作”Anthologies”更可见到趋近原汁原味、希腊化时期占星学的内涵与思维。

首先,他在第二部里关于新月描述到:「新月指示地位与权力,王者风範与专制倾向,所有关于城市的公众事务,父母,婚姻,宗教,以及所有全世界的,宇宙事件。新月、纬度以及动向的主星均显示出同样的东西。[注14]」,从这一段,我们可以看出至少Valens本身对新月所持的看法是相对正面很多的。

接着,他在第四部里描述到年限主星(Chronocratorship)、以及后来被现代占星师Chris Brennan称呼为黄道释放(Zodical Releasing)的推运技法,也就是以虚点(Lot)的所在星座起算,每个星座依其主管主星赋予不同长度的年限,并依其星座主星之能量与优劣势,来推论命主一生当中各短中长期的流年大运。虚点的运用主要以幸运点为主,但其他诸如精神点或Lot of Eros…等也可以用相同的方法推论。而这个技法的关键是每当幸运点依序推进到与包含幸运点所在星座起算、第四、七、十个星座时(特别是第十个星座),幸运点所象征幸运(或不幸)的大运就会开始启动。

针对此法,Valens还特别提到:「此外,我们可以用相同的Apheta(太阳或月亮)给新月或满月出生的人,因为在那些时间,幸运点与精神点会位在同一星座,当我们研究关于这些人星盘上的年限主星以及他们的健康时,我们会从Vital Sector(生命区间)的星座开始,但关于他们的活动力,会直接从幸运点所在星座开始起算,而这又特别确定的是,在夜间出生或是那些出生于新月、且新月位于天底、四分上升的人,就结果而论,新月会比满月好,因为新月的幸运点与精神点会位在上升处」。

也就是说,幸运点或精神点本来就是基于日月关系的融合,所以当新月或满月时,幸运点与精神点会在同一个星座,但若比较新月与满月,新月会更加吉祥,因为幸运点与精神点就位在象征生命或事件开始的上升点处,假使、新月位在第四宫,那么就会四分上升处的幸运点与精神点,虽然是四分相位,但能量会特别显着。

新月祈愿?- 给怀疑论者的衷心建议

所以看到这里,相信读者们都已经清楚了解到,「新月祈愿」背后的原理其实是扎扎实实的,即使Jan Spiller自己可能也没发现,但她依据实作经验所分享的,真的是一个很棒的时间点,能够帮助读者们透过「新月祈愿」的内在功课来筑梦踏实。她从未保证你只要新月许愿,就能躺在家里看电视等着如愿,相反的,她在世时、不断地以她的热情激励周围的人去努力、去开创、去自我实现。

而对于怀疑论者,我在这也想提供一个衷心的建议。历史上许多占星师在类似技法上可能都有不同的意见,但当我们要提出批评时,最好直接请教主张该技法的人为何这么主张的理由后、再提出自己的看法会比较妥当,若主张该技法的人已经作古了,那么自己就得先抛弃成见,多方面观察学习、扎扎实实验证后,再来具体论述自己的想法逻辑会比较恰当,否则只是自曝其短,何苦来哉?

以上这一万两千字的思辨,希望能够还给Jan Spiller一个公道,以纪念她为我们带来如此美妙的发现。

文章注记连结

作者:刺梨占星

着作权所有‧欢迎转寄分享,但请勿删减改作、并注明引用来源,谢谢。

Share this

TwitterPinterestEmailFacebook 1 2 3 4 5 6 7 8 9有需要联系v;lyjlyj13141314有需要联系v;lyjlyj13141314

本文来自用户投稿或整理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0)
个人占星星座配对姓名配对爱情塔罗

单身 有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