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盘pua特质配置(冥王星角度深度解读pua)

掌控,虐恋,关系中的权力压制,占星学上,这些都离不开一个原型:冥王星

一提起冥王星,人们便觉骇人。

1PUA:冥王式关系的极致体验

PUA,即Pick-up Artist,全称搭讪艺术家。其源于美国,本来是一种教导人们如何谈恋爱的方式。但随着发展的扭曲,成为了一种通过“套路”赢得信任,以进行情感和思想控制的手段。人们也称它为:泡学。

PUA与异性交往,不为情爱,只为财色。受害者大多为女性。

在不久前曝光的PUA培训产业链中,某些PUA机构是这样向学员保证的:学了我的课,让你一月成功睡更多少女孩。他们将骗到的女孩称为宠物,攀比着谁睡的女孩最多、姿色最好,又多少人愿意为自己花钱,以及,为自己自杀。

太阳系中,它是距离太阳光芒最遥远的行星。据推测,冥王星的表面温度,大概在35到55K(-238到-218℃)之间,很可能岩石和混合而成。而冥王星也确实缺乏热度,探测冥王星的负责人讲:即使在中午,照射至冥王星的阳光也低于人们的预期,它可能像地球非常阴暗的天气或者黄昏落薄暮。”

就是这样一颗冰冷黑暗的行星,带给人们一种失去全部力量的恐惧。

在所有冥王式的关系里,都在不断迫使人们体验两件事:欲望,和恐惧。而PUA成为了这两件事的极致体验。

2冥王式关系的两个钩子:欲望和恐惧

PUA上半场:用欲望3步引诱

想象一下,在失去阳光的黑暗里,你会有怎样的感受?

你是否急于身边有个光源,像太阳一般的存在, 在你的心目中,那个人力量强大,近乎完美无缺,你可以放心让自己依赖着他,索取温暖与保护。

这是冥王星的开始,来自欲望的引诱。

这也是PUA关系建立的第1步:立人设,引起目标对象的关注。

装点朋友圈,打造出一幅非富即贵,温柔有情趣,品位不俗的面孔,甚至是先选中目标,再投其所好,霸道深情、学识渊博、热爱旅行,随时立人设,换面具。防御开始被一点点的弱化。

冥界的王者哈迪斯,用一片的花丛,诱惑了珀耳塞福涅。她离开了精灵们的守护,独自一人来到山谷。在冥王式的PUA关系中,PUA们会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变出这片花丛。然后,随着年轻的珀耳塞福涅们开始被这片花丛吸引,PUA们便会一步步的引导她们离开自己的熟悉区。

这是第2步,他们开始颠覆人设。

让对象发现自己外在光茫的背后,内在是多么的脆弱,他们无处不在暗示着,我只把这一面给你看,你在我的心中是那么特别。原来没有人到过这片花丛,它是那么美。我要进去好好的看一看,珀耳塞福涅们这样想着。

浮漂顿的一个下沉,鱼已咬钩。珀耳塞福涅走进了山谷,她的身边没有一个人。现在,需要的只是一个时机——故事来到了上半场的最后一步:引导目标对象向自己表白。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你是不是喜欢我?”

“很多人追你,你为什么就只这样对我?”

PUA们开始不断重复,一遍遍的提问,让年轻的对象们开始自我怀疑、开始自我暗示,直到种下了这个信念:我好像爱上了他。

好了,就是现在!忽然,珀耳塞福看到了前面那朵美丽的水仙花,她弯下了腰……一瞬间,大地崩裂崩裂,冥王现身。

她被卷走了。

很多人会忽略冥王掠夺、征服的一面,但这才是冥王式关系的本质。这段关系从一开始就带着欺骗和掠夺,美丽的花丛像是一个钩子,勾动者少女们内心的好奇,与更深的欲望。一旦落入,便是便是从头到尾的被掌控。

接下来才是冥王式关系高潮的时候。

PUA下半场:用恐惧2步驯化

被欲望侵蚀者,必然被欲望反噬。这个反噬的枪口便是:恐惧。

珀耳塞福涅是如何成为冥后的?

她离开了自己的一切关系,被囚禁在幽深的地府。在冥王星的世界里,真正太阳的光芒难以达到这里。地下冥府,是所有亡灵最后的归处。神话中,除了少数英雄,没有人能或者离开冥界,这里只有吞噬生命的恶鬼。

而唯一强大的存在,是冥王哈迪斯。在冥府,珀耳塞福涅的一切都是冥王给与的,甚至连她本身都成为了冥王的所有物。没有了这个供给者,她活不下去。

来到PUA套路的第4步,剧情开始转折了。

鱼儿饱尝了欲望的鱼饵是多么美妙,却不知道裹藏的鱼钩正伺机而动,这个钩子,叫做:负罪感。

PUA们会抓住目标对象一点点错误,无限放大,暗示:都是你的问题,你伤害了我,我很心痛很难过,这段美好真挚的感情因你丧失。认同了这份罪感的受害者们,为了赎罪会做出各种各样的疯狂举动。

本来,年轻的珀耳塞福涅是有机会逃出冥府的。失去孩子的丰收女神让大地陷入一片凛冽,五谷不收,宙斯本是想把珀耳塞福涅从地底带回来。可就在这个当口,珀耳塞福涅却因为尝过了冥府的果实,而再也不能离开这里。

亚当夏娃偷吃了禁果,被逐出了伊甸园;珀耳塞福涅吃了冥府的果子,自此再也逃不脱地下的幽冥。所有的神话自古相通,这是一切罪感的开始,无关于原生经历、无关于信念价值,这是一种烙印在骨髓里的深刻信念:我并不完美。

在冥王式的PUA关系里,他们只需要撬动这一点点,接受的那一方便可能任其摆布。

最后,悲剧循环的上演了。

PUA们开始一步步紧逼——你为我付出或牺牲,我就不会离开你。他们一次次为目标对象暗示这样的观念,从而榨取他们的钱财,甚至是生命。在曝光的PUA培训中流传出这样一句话:只要一个女人能够为你自杀,那么她们就彻底是你的了。

在这条产业中,PUA们明确知道自己早已超越于法律边界之外,比如暴力、虐待、自杀诱导。他们将对象驯养成宠物一般听话,鼓励对方为自己花钱,为自己自杀,要用自我牺牲的方式,表现自己的爱。

PUA的套路乍看起来,就像一套言情小说。不同的是,一切只有套路,没有真情。

星盘pua特质配置(冥王星角度深度解读pua)

3冥王式关系是如何诞生的?

为什么这场冥王式的PUA关系能成功建立?

或许我们还要看看这个事件中最核心的双方——施暴者和受害者。在这段关系里,截然相反的两个人,却成为冥王星的一体两面:他们都被钩子钩住了。

这个钩子钩住了两件事,一个叫恐惧,一个叫欲望。而这两件事,都关乎一个共同的源头:我。

被欲望反支配的施暴者

微博上,曾有一段暗访PUA的视频很火:

视频中的PUA课程里,一群男生以每人交几千元,被导师带到夜店,他们被培训穿上好看的衣服,在朋友圈晒豪车照片,以此吸引女孩的注意。课程结束后,可以选择是否要交钱再上高阶课程。

很多人离开了。但还有一些留了下来,他们说:以前没有女孩子愿意这样认真听我说话。

原来,那些培育了PUA的土壤,可能只是一份自卑和怯懦。

忽然,这让我们撇到了这个悲剧故事里的另一种可能。那位金字履历傍身的牟姓男生,真的打心眼里认同自我价值感吗?我们不知道,但我们知道的只是他对女朋友的质问:我不配得到一个纯洁的你吗?

你有没有过这种感受,当你圆满的完成了一个任务,首先满足的是自己,你先获得这个满足感的人,然后当这件事物令他人得到便利或满足,他人会称赞或嘉许你,你的满足感会再次加持,这是第二层的满足感。

但看起来,故事里的男生是一个无法感知到第一层满足的人,他的满足感完全依赖于第二层——他人的评价。

一个人连自己都取悦不了,这是多么可悲?

当他说出:我无所谓,老子是分管主席我怕他们?却好像成为了一种掩饰,越叫嚣的人越害怕。这是一出天之骄子的戏,他骗过了他们,也骗过了自己,他告诉自己:你就是如此成功,如此优秀。然后,好像自己真的就成功了。

可是他不知道,这份被塞进地毯下的自卑感,会被冥王星一次一次的翻找出来。

这个故事里,有一个细节需要注意。

你发现了吗,聊天记录中,男生常用的词是:嗯?

这个词对于网文读者绝不陌生。这是几乎是大多霸总的故事中,男主的通用口头禅。这个故事里,他们的关系是PUA吗?不知道,可他们的确在受到冥王星阴暗的伤害。

施暴者通过控制对方,获得了一种拥有感:TA离不开我,TA的一切都是我给予的。他得到了心理满足。但是别忘了,尼采说,你在望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望着你。黑格尔说,奴役者反被被奴役者奴役。

看起来,在冥王式的操纵关系里,一方完全屈服,一方绝对权威。但本质上,他们双方都难以轻易放弃另一方,只是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对掌控感的上瘾。即便是施暴者,他们在控制的时候,却完全沉迷于另一方的臣服。

他在用欲望和恐惧喂养另一方的时候,自己的欲望和恐惧同样被另一方的妥协和痛苦喂养着。于是,冥王星的阴影范围越来越大,于是,他同样把自己交了出去——把自己真正的掌控感交了出去,他的自我来自于对别人的掌控。

被恐惧喂养的受害者

故事里的另一方,也是一样。

无论是开始的那篇南周报道,还是后来同学的回应,我们看到的,都是一个女生在承受巨大精神压力和控制后,一种彻底的放弃。一个自信开朗的优秀姑娘,最终把自己献祭给了一段关系。

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人们说,她被洗脑了。是的,这是冥王星的一种方式,它撩拨你的欲望,勾起你的恐惧。那些所有我们妄图遗忘的事情,我们都在不自主的对大脑说,忘了吧忘了吧。可是,心还记得。这就是冥王星,它用这把钩子撕扯开你的伤口,告诉你,它还在这儿。

这个故事里,女生被灌输的第一个洗脑式观点,是处女情结。他对她说:我不想当一个可怜鬼,不想当一个接盘的人。

性,一个集体意识中的耻感词汇,即使我们认为新生代已经受到了相对开放的性教育,但在成年之后,还是有很多人难以启齿。一个不是处女的女孩,就是一个坏女孩。这种想法在世代传承中,根植于每一个人的脑海,被潜移默化的灌输和加强。

我们可以在微博上自由转发:一个女人的贞洁不在她的阴道里。但你却不能否认,我们中大多数人在前十几年都在受着这样的性教育。所以,有太多的女生在婚前性行为发生的那一刻,都伴随着一丝犹豫和迟疑——

这到底对不对?

是的,可能只有那么一瞬的迟疑,然后会用合理性安慰自己。但是,只要这份迟疑出现过,就可能被刺激放大成一个浓重的负罪感。悲观而言,这份迟疑不是那么容易被代谢掉的,他们是一份由代际传递而来的集体认同。一份深埋在集体潜意识中的集体原罪。

这份认同,就是冥王星钩子钩住的地方。

而这,仅仅是一种情况。

我们的星盘中,都有一个冥王星。我们都有一个地方,在受到冥王星的逼视。如果某一天,它被人毫无预兆的扯出来,晒在阳光下,你恐惧不安,然后这个罪魁祸首又对你说:我看到你最不堪的样子了,只有我能把这块遮羞布再为你盖上,只有我能把这个伤痛重新放回你心里藏好,只有我可以。

你是否会觉得,它真的可以?

这就是PUA关系中的利用,双方的愧疚和负罪感。就算不是性,也会是别的。比如你不够漂亮,比如你身材不够好,比如你不够聪明。

施虐者、受虐者,他们成了冥王星的一体两面:一个通过压制和控制别人来获得自我满足,一个通过妥协退让来得到自我安慰。可究竟谁看到了真正的自己,又看到了真正的对方呢?或许,在这一场由虚幻构成的关系里,只有一样是真实的,就是伤害。

珀耳塞福涅从地上来到了地下,从丰收女神的孩子,成为了冥王的妻子。此时的她早已脱开了曾经的单纯与天真——当哈迪斯的情人明塔宣称自己比珀耳塞福涅更高贵美丽,哈迪斯与冥后的位置都将是自己的。

珀耳塞福涅愤怒了,她疯狂地将明塔踩成了灰烬。

4最终的出路:从所有的眷恋中找回自己

为什么冥王星的关系如此奏效?

因为这两把钩子——恐惧和欲望,都关乎一点,我是如何存在的。

每个人的星盘中,都有冥王星,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块冥王星的阴影,那是我们以为的致命弱点。冥王星之所以黑暗的原因,就是要掩盖这份秘密。只是,别人看不到它,我们自己有时也看不到。

这份冥王式的关系,终要走到一个结尾。不在沉默中爆发,便在沉默中灭亡。不幸的是,他们走向了后者,最终以一方的生命的结束而崩溃。

但是,有没有另一种可能?不是以这样一种激烈的形式迎来的结尾?有的——这才是冥王星真正的目的,他要你臣服于你的真正本质,而这意味着,结束那些并不属于你真正本质的事情。

柴静在她的自传《看见》中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一次她在云南旅行,约朋友一桌吃饭,饭桌上一对父子。男孩十五六岁,从小失母辍学,看了很多书,跟大人交流很敏锐,也很尖刻,一点情面不留。他对柴静说,自己常常折磨小动物,看着他们的眼睛,说垂死的眼睛里才有真实。他说,讨厌周围虚伪的世界,只能在暴力中感到真实。

柴静说:“你说的这种真实感要靠量的不断累加才能满足吧。”男孩看着她,意思是往下说。

柴静继续说,你可以去看一本书叫《罪与罚》……这本书就讲了他真的杀了人之后全部的心理过程,最后发现杀人满足不了人,“什么是真实?真实是很丰富的,需要有强大的能力才能看到,光从恶中看到真实是很单一的,人能从洁白里拷打出罪恶,也能从罪恶中拷打出洁白。”

冥王星的逼视是难以抵挡的。它逼迫着我们放弃所有曾以认同的东西,你的职业,你的感情,你的身份,甚至是你的生命……但这只是最坏的情况。这不是冥王星的本意,冥王星的本意是:经由摧毁而走向真正的新生。

为什么新生要从摧毁中来?

因为这是一种破茧。一个新生命降生在尘世,他们需要通过各种方式建立与外物的关系:我的名字、我的需要、我的环境、我的妈妈……

通过辨识出这种我他关系,我们开始建构起自我的身份,开始逐步掌握要用什么样的方式,什么样的支持,才能稳定的在这个环境中生存、成长,然后创造自己来此一生想要的体验。

这种辨识是必要的。

但这种辨识也可能成为负累,尤其是当我们以为所有的这些代表了自己的时候。他们的死亡,从心理上无异于我的死亡:你能想象你的挚爱离你而去吗?你能想象自己打拼而来的事业成就被突然席卷而空吗?你能想象自己的孩子突遭横祸吗?

这种重大人生变故带给人们的痛苦,有时候难以承受到人们宁愿遭受苦难的是自己。如果你有过这样的体验,那么好的,你触碰到了冥王星。

占星师Howard Sasportas在撰着《变异三王星》中说:在冥王星的行运过程中,我们用来归纳出自我认同的任何“道具”都有可能崩塌或无法挽回地瓦解,因为在冥王星的行运过程中,我们再也没有退路、也再回不到天真无知的时候。

他说,这些行运回呼应我们心理上的死亡,或者“自我”的死亡:我们其中一部分的死亡,我们所意识到的自我的死亡。

干瘪的枯叶在某一个片刻突然停顿,然后飘落,沉入了深深的泥土里,被细菌、分解,成为某种看不见的元素,然后再次回到根系。第二年,寒了一冬的枝头再次冒出了稚嫩的青绿,柔弱,但充满了可能。

然而,这种终结却并不容易。

头脑上,我们都明白放开一段让人感到不满意、或极具破坏性的关系是多么重要。但这会带来巨大的失落感,我们需要为他做出重要的生命调整,我们仍然会感觉到一种不甘心去释放自我的眷恋。理智上,我们知道自己将会重生,但我们仍然把这些与死亡相关的联结视为如此痛苦的事。

我们总会对失意或失恋的人说,时间会解决所有的问题,你会遇见更好的。可当我们成为那个失意之人的时候,我们都明白,痛苦就是痛苦、失意就是失意,无论我们的头脑多么明白,我有了新的可能,这只是暂时的。但我们的心仍在说:这里很痛。

这就是冥王星的痛。痛苦造成了伤口,但新的能量也在蠢蠢欲动,开始接管。痛苦,有时也可以成为一场洗礼。

听到柴静说,“从罪恶中拷打出洁白”,男孩反问她:那什么是洁白?

柴静想了一下,说:“将来有一天,你爱上一个人,她也爱上你,从他看你的眼神中流露出来的,就是真正的洁白。”

后来,因为下雨,柴静一桌未及告别便匆匆散去。她挡着头回客栈的路上,背后青石地上有个人踢踢踏踏跑来,“过来抱了我一下,什么也没说,倒退了几步,就头也不回地在微雨打湿的光里返身跑走了。”

我不知道在北大的故事里,女孩是否也在男孩的眼中见过这种洁白,如果曾将看见了,那么是什么让这种洁白最终走向了罪恶?如果没有,又是什么让她终究没能再近一步,最终退为了罪恶的牺牲品?这些问题,我们难以回答。

韩寒说: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从前不懂,看了这段故事却突然懂了。

喜欢是恋,爱是无恋。

想通过星盘解读了解自己,

有需要联系v;lyjlyj13141314有需要联系v;lyjlyj13141314

本文来自用户投稿或整理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0)
个人占星星座配对姓名配对爱情塔罗

单身 有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