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hyleg相关命例两则

Bonatti与Ptolemy用Hyleg看人早夭的征兆,Zoller在他的书中对此问题进行详尽的文献比较,但是由于问题比较特殊,很难验证,所以 Zoller仅提供了一例出生6天后就夭折的命盘。那个命盘的征兆十分典型,而由于过于典型以至于难以相信。昨天看网络上有人Po出了周国平女儿的命盘, 此盘为一岁半早夭的命盘,遂就早夭的征兆进行了验证。此盘如下图。

Hyleg的选择
此盘夜生,放光体月落果宫与凶星会和,太阳与凶星刑克,验证ASC 日月 新月点以及福点行星的dignity,在只计算essential dignity的情况下木星最强,并入好宫,但是与8R以及12R形成了接纳,同时木为命主。验证月亮的三分水土木,三者都没有特别的减分项,而太阳的三 分木日土也都没有减分项,而只有命主的三分火金月减分项比较大。对于三分主星的应用我一直心存疑虑,此盘的日月亦无法证明三分主星应用的有效性,而命主的 三分虽能证明,但是仅就这一例也无法证明是偶然还是必然。

行文至此处突然想起以前看过的一个女命盘,命盘如下。

Hyleg的选择
此盘夜生,月失势落果宫,日落陷落落果宫,但是发光体都没有凶星刑克。同样计算五个重要受命点的dignity,ASC处的月亮dignity最高,但是 月亮由于处于果宫被排除在了Hyleg之外。所以这是一个选择Hyleg比较困难的命盘。另外验证太阳的三分主星水土木,前两者位置比较差,木星虽然入庙 但是也落凶宫并且为凶星所刑克。月亮的三分月金火,其中月亮失势,落入果宫,金星失势会和凶星,落入相对较强的宫位,火星入庙落强宫。乍看起来日月不明命 主会凶星是一个早夭的征兆,但是询问此人身体状况,她说从小没有特别的身体问题,只是容易劳累。

 

综合上述两例来看,重要的差别在于同样是夜生盘月亮落果宫,但是后者落入9宫相对较强的吉宫,而前者落入3宫。另外就是发光体与凶星的相位问题,前者凶相 过多,后者没有凶星伤害日月。这里并不否认Hyleg用于判断早夭与死胎方面的说法是否准确,无论如何古人论命的着眼点都可以为现代的我们探寻命盘的线索 给予一些启迪。特别是现今科学技术飞速发展,医疗水平和人的平均寿命大大提高,所以我们也应该理解古代人对于遗传问题与疾病的恐惧。

 

就个人的观点来看,命宫、命主、日、月都是健康需要着重考虑的问题。而宫位则不应将果宫一律算成不利位置,例如日月落9宫可以考虑其影响力。此外凶星刑克也是重要的影响因素。

有需要联系v;zhanxzhanx有需要联系v;zhanxzhanx

有需要联系v;hx-hx3 有需要联系v;hx-hx3 有需要联系v;hx-hx3 如果对你有一点点帮助,欢迎打赏~~~  
本文来自用户投稿或整理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占星网占星网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记得加这个v;hx-hx3